0%

墨西哥小旅游(二)

由于一些突发情况,我又需要去一趟墨西哥。

9.13

连夜订了第二天早上去墨西哥的机票和酒店。

9.14 路途

这次航班是从 EWR 十一点出发,我看了一下 NJ Transit 小火车的时刻表,看到了一班 9:46 到 EWR 站的小火车,感觉挺靠谱的就准备坐小火车过去,毕竟打车要八九十刀……早上急急忙忙打了个车踩点到家附近的小火车站,但是发现小火车晚点了……我看到我的那班车晚了十多分钟,最后 9:58 猜到 EWR 小火车站,之后我还得坐 AirTrain 去航站楼,又花了十多分钟,然后我就很尴尬地发现我没法自助 check in 了,感觉像是误了航班 2333

于是我一边夺命连环 call 黄老师,一边排队和柜台人员 bibi 人工 check in,可喜可贺最后因为人少,安检很快,成功赶上了飞机!差点就误机了……

之后的行程就很顺利了,入境墨西哥很轻松,然后又是轻松自在的 Uber + UberEats 维持生计。但是这次路过 Parque Fundidora 的时候惊奇地发现里面好像有人的样子,上次我不信邪还特意走到了 Parque Fundidora 门口发现了一张西班牙语告示说因为疫情关门了……我在 Google map 上查了一下,状态已经不是 temporarily closed 了,这样刚好可以去一趟 Parque Fundidora 了却心愿,这座没啥可看的城市就算游玩了吧……

至于晚上吃什么……本来想安全起见,继续吃拉面的,后来想到一来这边拉面不咋地,二来我还没吃到好吃的 taco 呢,决定继续探索一发。我之前点的 taco 不太爽的一点是吃起来太干了,这次我就挑了一个带牛油果的,来自于 Tacos El Buey 这家店。这次的 taco 吃起来简直太爽了!这是我吃过的最合我口味的 taco 了,照片如下:

其中白色的是 cheese,肉是碎牛肉。

9.15 Parque Fundidora

早上办完事后心情愉快,决定去一趟 Parque Fundidora 玩玩。打车去了一个入口发现门没开,但是我透过门明明看见有人在里面,最后绕着 Parque 走了一阵才找到一个入口。公园入口不远处有一个大棚里有很多自行车,外面也有很多人都骑着类似的自行车,想着要不要租一架自行车,最后因为不懂西班牙语而不了了之。

这个公园带有浓厚的蒸汽时代气息,基于之前的老 Fundidora Monterrey 铸造厂建立,所以又名 Museum of Industrial Archaeology Site。听说 Fundidora 的意思就是铸造厂,而 Monterrey 是墨西哥北方一个老牌工业城市。公园里著名的景点都是一些老旧的机械设备或者是大厂房,公园里也随处可见作为陈列物的锈迹斑斑的工厂设备。这里继续放几张无修到此一游游客照。

入口处的小铁桶。

公园深处的大铁桶(Olla de Vaciado #9 Crisol)。听说这地方晚上会有喷泉,还有灯大灯亮灯会闪。这里的水和之前提到的 Santa Lucia riverwalk 的水是连起来的。Google map 上放的是一个威武大气的大铁桶,我第一眼看小铁桶的时候以为是我拍摄方式不对,后来才知道原来两者不是一个东西……

第三号高炉(Horno 3 - 3rd Blast Furnace)。这里有官方提示游客在哪里拍照比较好看。

小火车

铁架

瞭望塔?

随意摆放的机床

去之前可以考虑在 https://www.parquefundidora.org/mapa 上看看官方标记,还可以顺手吐槽一下我的拍照水平。

9.16 跑路

又一次从墨西哥跑路啦。这次选择空路进美国,需要做 COVID-19 检测,CDC 说抗原检测即可。我查了一下似乎市内可以做,但是我真的没能力和他们 bibi……后来又查了一下,MTY 机场就有做检测的地方,我就准备早早去机场,实在不行就跑路回市区,来回一个小时,我给了三个小时的 buffer。

起床之后突然想到今天好像是墨西哥的独立日,可能很多地方都放假,万一要是检测室放假那不就直接 gg……不慌!我决定打电话问问情况。于是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给 MTY 机场打了个电话,居然有英文服务!稍微 bibi 了一下,他们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,说这是 MTY 机场内的检测方的电话要我打电话过去问问情况。我一看,这电话号码和我在网上查的号码一样的,就打了过去。接通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听到(一点也不)亲切的西班牙语,我只好问了一句 Can speak I English? 对面要我 hold on,说去找翻译。五分钟之后,电话被他们挂了。然而这点小问题怎么能难倒我呢!十分钟之后我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,这次对面接都没接直接挂了。他们可能有事吧!十分钟之后我又打了个电话,他们又要我 hold……二十分钟之后,他们还没回来,我失去了耐心,直接挂了 →_→

然后打车去机场。这次的司机会说英文!于是我们两个快乐地聊了起来。司机说他之前去过 Houston,去拜访他的家人,还是游泳游过去的 23333

到了机场准备去 check in。AA 的工作人员问我有没有 COVID-19 test,我说没有,但是我听说机场有检测的地方准备马上去检测。然后工作人员指了指 10m 开外的地方说那里就可以检测……天哪早知道这样我干嘛坚持不懈地打电话……然后就被捅了鼻子,十分酸爽。我之前还不知道鼻子居然可以捅到这么里面。二十分钟后结果出来了,万幸是阴性(我这一段时间四处浪,自己都不确定了 23333)。然后就顺利地登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。

整个旅程需要在 DFW 转机一次。由于还没吃东西,经过多方比较,我决定还是就吃一下黄老师的最爱——Panda Express 好了。DFW 转机有 4h,但是有电有网(还有高贵的 lounge)自然没问题。

等我登机后,尴尬的事情发生了:飞机晚点了一个小时……原计划差不多十二点到,现在十二点半才到。在飞机上我赶紧查了一下 NJTransit 火车的时刻表,发现我可以赶一班一点钟到 EWR 站的小火车。然而悲剧的事情发生了……我坐 Airtrain 的时候由于刚到站台车就要开了,我就随便坐了上去,发现方向反了……等我最终到了 EWR 站,刷卡过后我在天桥上飞奔,看着那班开往 Trenton 的火车从楼下开了过去……下一班我得在等一个小时,而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……

anyway 我也没办法呀,只好在 EWR 站的候车室里面玩手机打发时间。后来我定睛一看,咦怎么下一班站台变了?我一开始看是 track 5,现在怎么变成 track 3 了?于是我就走出候车室准备前往 track 3。正当我准备走楼梯上天桥的时候,一个工作人员大叔叫住我,问我去哪里,我说我等的那班车改到三号站台了。大叔要我就在这里等,我就一脸懵逼???我和大叔反复确认:我要坐的是十几分钟后去往 Trenton 的那班车,大叔也非常自信,就要我在这里等,而且“这里”指的是 track 4……anyway 看大叔如此自信,我就在这里等着。十几分钟后,火车姗姗来迟,然而震惊的是,火车的 track 既不是 track 5,也不是 track 3 ,也不是 track 4,而是……track 3 和 track 4 之间的那个 track……具体说来,track 4 和 5 在一个站台两边,track 4 和 track 3 之间有三条铁轨,而火车来的那条铁轨,就是 track 3 和 track 4 中间的那条铁轨,不靠近任何一个站台,平常是作为 nonstop track 来用的……火车徐徐驶来,停在了中间这条 nonstop track 上。大叔示意我们走到站台尽头,然后走楼梯下到铁轨上面去,走过铁轨登上小火车,我平常还是第一次见这种方式……走之前,大叔还友好地和我击了击拳。

下车之前拜托了 zw 来接我,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到了,这个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三点了,洗洗睡了……

到此,这样我的墨西哥办事之就正式完结了。整体来说,墨西哥是一个不错的办事的地方,服务很友好,价格很便宜,就是语言障碍有点难受……